我在日本拍G片的那段日子

我在高雄出生,退伍之後也在高雄工作,當時在大立伊勢百貨上班。我記得那年我25歲,在這間日商公司,身邊的同事很多都會日文,有不少甚至畢業自日本名校如早稻田、慶應大學。因我本身喜歡日本文化,也想學習日文,便萌生了到日本唸書的想法。

26歲時,我到東京讀了專門學校,修習整體照型。還沒來日本前,我曾當過熱愛雜誌的模特兒,到日本經朋友引薦,我也在BAdi (日本著名同志雜誌) 拍了不少寫真。當時與BAdi合作的男同志情色片公司找上了我,問我有無興趣拍攝G片,我的男優生涯就此展開。

當時有很多家與我接觸,說真的誰是第一家我忘了,但第一部影片的內容仍記憶猶新。劇中有4個男主角,分別飾演兩對男同志伴侶,我是其中之ㄧ。兩隊去郊外遊玩,彼此喜歡上對方的情人,交換了伴侶,最後還4P。後來在5年之間,我接拍了30多部的同志情色片。以當時的G片環境與我ㄧ個非日本人的情況下,這樣的數量算是很驚人的。

談到這裡,先來說說日本的G片環境吧!日本人喜歡異男擔當演出的G片,但通常異男不會以此為職志,有時只是為了賺錢,或藉口幫女友買名牌包包而下海,除非是超級紅牌,不然一般有2到3部作品就很了不起了,所以日本G片需要大量的演員,常常會有新面孔登場。我覺得自己非常幸運,因為這工作,除了酬勞還可以跟異男作愛,這是大多數同志沒有的經驗。

雖然是為同志市場服務,但弔詭的是,這些異男單片拿的酬勞,普遍都比同志男優拿的高,我猜可能是異性戀G片男優的壽命較短,而他們也不是真正享受與男人作愛的緣故。所以很多時候,這些異男拍攝時,都必須要以威而鋼助興,就算是0號也要勃起,畫面才有元氣。

老實說,初與異男做愛很有新鮮感,但次數多了總覺得少了什麼,就如同我之前所言,異男並不享受這過程,只想趕快幹一幹或被上,射完拿錢回家,完全沒有投入。所以到後期我反而比較喜歡跟同志男優做,比較瞭解彼此的需求。無論如何,我對男優這份工作是熱愛的,因為我對性這件事非常熱衷。

拍了這麼多片,原先對於工作的想像亦有不同。像大家在螢幕上看到男優做的那麼努力、自然,但其實是前公司都已安排好。劇情、角色、動作,都必須先做溝通,男優只能配合演出。號碼你是不能選擇的,私底下是零號,在螢幕前要你幹人也是得MAN起來,一號被上也常發生,心裡雖滴著淚,但表情仍是要裝的很爽,因為這是工作。再不喜歡的對象,同志男優也是要硬著頭皮上場。

同志男優賣的是皮肉、辛苦錢。有的錄影帶公司還附有項目價目表,並非一開始就談好酬勞。例如親吻一項、肛交一項、中出一項、口爆一項、顏射一項等等好多種項目。你做到多少項才可以拿多少錢,想要裝模作樣、含混過關都不行,也是很辛苦。我印象很深的一次,是劇組拉拔到長野深山裡,要在野外拍攝8個人射精到我臉上的畫面。

當時氣溫零下一度,演員們全身脫光打手槍,我就跪著等他們射。可是其中一個不知道怎麼搞的,打了好久都打不出來。我在現場光著身子大概等了快兩小時了吧,就在等待顏射的那一刻。雖然想過用剪接的應該可以解決問題,好想穿上衣服就這麼離開,但為了畫面連貫性與完整度,還是忍著挨凍,等到那男的射在我臉上才收工。事後製片向公司稱讚我很敬業,我也很高興自己沒有放棄。

台灣人赴日擔任G片男優,最大的挑戰與辛苦,還是語言上的溝通。G片不會向電影那樣有那麼多台詞,但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會演到什麼劇情。有一次我接演一個帶日本人逛橫濱中華街的角色,我還要用日語向他解釋中華文化,雖然最終仍是要回到床上搞,但對談的過程實在是難倒我了,又不能隨便亂講。

G片裡不會用很艱澀的語言,當時我用基本的語彙來溝通,對方回應也不能什麼都聽不懂,好在也過關了。我在此建議想往日本G片業發展的後輩,語言真的很重要,而且永遠要保持一顆學習的心。拍片時可以狂野一點,勿顧忌太多,不要把台灣人的保守帶過去,既然都已選擇這一行,就放手去做吧!

我留在日本的最後一年是2005年。那時我已經開始經紀東洋的GO─GOBoy到台灣表演,工作型態算是Adonis Wolf的前身,就是來台灣租借大型場地舉辦同志派對。當時我已經很少在接同志情色片的邀約,專心在策劃派對上。拍了那麼多片,後來算是鬆手了,唯一的遺憾是,就是沒有拍過在電車上淫行的G片。

不曉得大家對於電車上的G片有沒有印象?有的人認為日本人也太誇張,竟在行駛的電車上也能搞,民眾不會禁止嗎?2005年電車上的G片在當時是一大創舉,我也有受邀拍片,但因為回來台灣辦同志派對而錯過。據聞拍攝的手法是G片公司要出動大批的工作人員,把一節車廂佔滿。電車停靠的點不能多,也要想辦法讓其他站的客人無法上來。然後演員就可以在車廂裡大搞特搞,車廂裡其他的民眾,都是G片公司人員喬裝的。這種片通常講述的是電車中的癡漢或混混上演打手槍、騷擾,甚至強暴車上乘客的劇情。然後一般民眾裝做沒事或在旁圍觀,儼然就像一常在行駛電車中舉辨的轟趴。

最近遇到真崎行,他跟我說要是我復出的話希望能參與有他演出的代表作。不過近年來我忙於Adonis Wolf派對的舉辦,或許以後有機會再說。我現在的重心,除了目前電影的相關工作,便是漸為大家所熟悉的Adonis Wolf野郎派對。每個月幾乎都會舉辦一次,也會邀請日本GO─GOBoy以及當紅G片男優來和大家共襄盛舉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