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AY片的阿賢,在片中都是真槍實彈演出。

台灣gay片
 觀看這部台灣gay片

網路BBS熱燒討論,娛樂新聞爭相採訪,暱稱「台灣水電工」的A片男優阿賢,

演過男女、男男片種,被男同志圈奉為新一代的偶像明星。

其實,來自南部的他害羞內向,嚮往時髦都會生活,演A片展露身體,

竟讓他找到自信,更無懼眾人的異樣眼光。

水電工阿賢曾交往過三個女朋友,因曾被同志性侵害,一度還自認是雙性戀,

回到平靜生活的他,重新出發後,才終於知道自己是標準的異性戀。

 

阿賢「下海」接演了本土自製的無碼A片,還不太有人注意到他,

是男男作愛的G片,令他在同志圈打開知名度。

除了他體格好、長的帥之外,六十分鐘純做愛的片子裡,他揮灑自如、前後開攻,

甚至被「男主角」顏色大膽表現,也令人嘖嘖稱奇。

為什麼敢?阿賢也講不清楚 。

他唯一的說法是:既然進了這一行,就已經有被人指指點點的心理準備。

而他自己,則是不斷用就是一份「工作」,來讓內心釋懷。

 

我拍男女,也拍男男,都是真槍實彈,「台灣水電工」,其實是我在第一部A片裡的角色。

我沒有很紅啦,是拍了男男的gay片之後,同志網站還有BBS開始討論我,

是他們把「台灣水電工」這個名字叫紅的。

「我是個實際派,我知道自己走了第一步,就不可能拿掉拍A片的框框,

那倒不如好好把工作做好,何況這個工作有錢賺,是憑我的真本事。」

阿賢雖說曾拍過A片,但他可是一點也不後悔,只不過現在他要將衣服穿回去,

畢竟人會不會紅,是需要時運,強求不得。

 

阿賢最討厭別人說他拍A片有的撈、又可以爽到,什麼集工作、娛樂於一身的。

他很想問問,有誰在那麼多人面前做愛,真的能爽到?

大部分時間,他只是不斷靠意志力讓「它」不要軟掉。

阿賢回憶初次登場,第一眼見到帶著紫色假髮、穿著小短褲的女主角時,

其實已倒盡胃口,根本硬不起來, 便拼命幻想對方是長髮氣質美女。

「那天,出錢拍A片的那個金主還來探班,我就一直告訴自己要賣力一點,

千萬不能第一次就是最後一次。」

阿賢說,他在片中的神勇,是靠意志力跟威而鋼的結果。

 

「台灣水電工」在同志圈大熱,同志們在BBS站,

討論阿賢在A片及G片中的演技,當然也懷疑他的性向問題。

有人說他可以跟男做、也可以跟女做,一定是雙性戀 。

也有人從G片中的表現,分析他可能是男同志。

雖說阿賢在拍A片時,男女通吃,猶如萬能插頭,但是他認為自己只是做戲。

阿賢表示,他既然敢接G片,就不怕別人質疑他的性向。

 

「我不否認曾被GAY設計,對方覬覦我的肉體,當他得逞後,

讓我很受傷,我放縱過,還好時間不長,我並非雙性戀,不能因為我吃過虧,

就認定我可以,我喜歡的是女人,這點我非常肯定。」

我喜歡年長的女生,大我八歲內都可接受,我不需要對方的名和利,

只要愛我,在感情上可以讓我依賴,因為小時候失去父親,喜歡被別人照顧,

甚至讓我耍賴,天天找麻煩的女生,我會覺得煩。

 

感情路還算順遂的阿賢,交過的女友五個手指頭算得出來,

性經驗算晚的他,頭一次的回憶非常糟 。

他說:「高三畢業旅行時,有個女同學主動的邀約,本來就很好奇,

所以也躍躍欲試,憑著對A片的記憶,開始做愛,但是女生的下體敏感點,

摸不到,等到要進入時,小弟弟很敏感,三兩下就洩了,很丟臉。」

 

繼續升學的阿賢,在專科時交了位學妹,那時才真正進入性愛的磨練期。

我和女友都年輕,關起房門就想做愛,學習愛撫、口交、持久,

兩個人往往蹺課後一下午都關在房門,將過多的精力發洩,感覺很甜蜜。

只是這段感情不出半年又告終止,或許是彼此都太年輕,

外界有太多的誘惑,感覺沒了,協議分手。

 

當了AV男優,阿賢已經知道自己會成為社會異類,

他最不能忍受外界覺得,他們這種人一定低俗不堪,或是很好「上」。

「好像小澤圓,大家看到他就只想偷偷摸她一把」。

有一次有個網友寫,在誠品碰到我,結果我包得緊,害他什麼都沒看到,好可惜……。

看到這些,我心裡真的很不舒服,好像拍過A片,連平時穿衣服都是多餘的。

 

但是阿賢走路總是抬頭挺胸,也不害怕跟人談起自己的「作品」,

後來甚至愈來愈沉浸在「台灣水電工」的名聲中。

未來會怎樣,阿賢自己也不知道,但他不會做夢可以轉行做明星 。

他下一個計畫,是成立自己的網站,賣自己的貼身衣物 。

他靦腆地笑說:「夠實際了吧!」

 

阿賢本名「宋致賢」,2004年與女主角「萱萱」拍攝A片《台灣水電工》成名,

但兩人也因而被依妨害風化罪起訴,各遭判刑5個月,易科罰金16萬5千元。

此後,阿賢陸續拍攝過同志A片、全裸寫真集,

在演藝圈浮浮沉沉一段時日後,突然銷聲匿跡。

在螢幕上消失後,阿賢還是必須吃飯的,

他開始私下賣淫,以一次5000元的價碼接客。

 

據聞,阿賢在同志圈當「明眼按摩師」已久,所有被他服務過的人,

都知道他一點都不會按摩,而是打著師父的名號,在暗地裡接「外賣」。

不過由於阿賢口碑極佳,配合度也高,再加上台灣水電工的名號,又只要5000元,

於是許多「圈內人」對他充滿了性趣。

於是一傳十、十傳百,他就成了寂寞圈內人最佳的「撫慰洩慾對象」。

網路上不時有網友探詢他的下落。

有人傳言「阿賢現身高雄的健身房鍛鍊身材」 、「阿賢上交友網站」,

也有傳言「阿賢去日本發展了」。

 

事實上,阿賢已經改掉本名,在高雄市的百貨公司進口男性內衣品牌擔任專職櫃員,

一天工作12小時,月薪3萬元,他非常低調,已有五年時間了,

戴上黑框眼鏡的他很難與早年拍攝全裸寫真集時聯想。

他的工作表現不錯,頗獲樓層主管肯定 ,其他櫃員也以平常心看待他的過往,

少有顧客認出他是曾轟動一時的阿賢。

他不願多談轉業心情,強調「認真工作最重要」。

 

演出A片「瑄瑄日記」而成名的阿賢,當時可謂是「一脫成名天下知」,

走在路上還有影迷要求簽名,而且成為媒體雜誌爭相報導的對象。

不過男主角水電工阿賢卻因此被判5個月有期徒刑,得易科罰金16萬5000元 。

阿賢說當初只借得到6萬元,得去坐牢,沒想到阿賢跟經紀人求助,經紀人不借他錢,

還建議他乾脆去坐牢,省了罰金,出獄後還可以出本書,讓阿賢非常生氣。

 

阿賢坦承以4萬元代價替業者拍了6部A片,其中包括兩部同志片。

當初接拍這七支A片(其中兩支為同志影片)賺了十萬元,

但他可男可女(雙插頭)的演出也備受爭議,有人說他是同志、雙性戀。

但合演A片的女主角宣宣進軍演藝圈時爆料:

「阿賢應該不喜歡女生,拍戲時他連『洞』都找不到,也沒搔到癢處。」

 

阿賢一聽笑說:

「那是工作,沒有私人感情,想想看,我第一次全裸在那麼多工作人員面前做那檔事,

說沒壓力、不緊張是騙人的,這個工作並不代表性取向,跟男生做就說我是Gay,

那我也跟女生做不就是異性戀?不管如何,我不會再接拍A片,不當雙插頭了。」

阿賢他說:「希望多賺一點錢,以後開一家服飾店。」

 

阿賢已有兩年沒碰過女人,為此他特別去嫖,讓特種行業的女人喚回他的記憶,

重新複習做愛的技巧,甚至教他幾招,只不過他在性愛上有怪癖,他很討厭女人為他口交。

我很欣賞特種行業的女人,尤其那股風塵味, 但是我要娶的還是良家婦女,

長得討喜、身材不錯,有姻緣出現,我一定結婚,讓媽媽放心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